江苏淮安中院召开环境资源审判工作新闻发布会宇宙迫击炮小队

发布时间:2019-12-27 08:39 编辑:蔚蓝环保网

6月5日上午,淮安中院召开“撑起司法绿伞,守护生态家园”主题发布会,向新闻媒体、社会各界通报2018年以来全市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工作开展情况,同时发布6起典型案例。

2018年,全市两级法院按照市委市政府“生态优先、绿色崛起”的战略部署,紧紧围绕江苏省委“江淮经济区”决策部署和淮安市委“一区两带”的区域战略定位,充分发挥环境资源审判的规范、引领、保护、止争和辐射作用,依法、规范、优质、高效地贯彻实施法律法规,为淮安“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提供坚强有力的司法保障和优质高效的司法服务。

2018年,全市法院一审审结各类环境资源案件431件,其中,刑事案件111件(判处罪犯267人),行政案件96件,行政非诉申请执行审查案件174件,民事案件50件。市中院环资庭审结各类案件274件,审结全市首例刑事附带民事环境公益诉讼案,判决吕友桂等14人缴纳生态修复金用于修复受损害的生态环境,该案的审判引发央视、人民网等重量级媒体的关注和推介。

【基本案情】 2015年5月开始,嘉隆公司副总经理孔周先后在何福春及该公司总经理陈国才的授意、许可下,明知王立才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仍安排该公司员工陈荣朋将公司生产产出的废水和盐渣交由王立才处置,公司则按每吨450元至500元不等的价格,向王立才支付处置费用。2016年1月至9月期间,嘉隆公司先后共委托王立才处置废水处理盐渣220余吨,王立才将嘉隆公司委托处置的废水、盐渣以及连云港中成化工有限公司、德纳化工(滨海)有限公司分别委托处置的副产盐,或单独或混同后存储在江苏省响水县陈家港镇其租赁的仓库内中转处理。后于2016年1月至9月期间以20-30元/吨的价格通过货运方式将上述废水处理盐渣、副产盐安排给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魏加富、蒋中礼随意处置,并倾倒在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五里涧桥、淮阴区徐溜境内205国道旁两处地点,共计倾倒处置废水处理盐渣混同物共约440余吨。

【裁判】 被告单位江苏嘉隆化工有限公司违反国家规定,处置有毒物质,严重污xoy1 染环境,被告人何福春、陈国才身为江苏嘉隆化工有限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孔周、陈荣朋作为江苏嘉隆化工有限公司直接责任人员,被告人王立才、蒋中礼违反国家规定,倾倒有毒物质,严重污染久本安奈 环境。被告单位江苏嘉隆化工有限公司及六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污染环境罪,法院判决江苏嘉隆化工有限公司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被告人何福春、陈国才、孔周等人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至两年,并没收全部违法所得。

【评析】 本案注重全面追责、严厉打击违法处置危险废物的行为。在处理的过程中严查生产企业及其负责人、中间人、处置人,对全环节、全链条的犯罪行为均予严惩,全面发挥了刑罚的惩戒作用,有力的震慑了潜在犯罪分子。对企业故意非法处置违法废物行为处以高额罚金,改变过去企业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的困境,引导企业改进生产工艺,进行绿色生产。

【基本案情】 2018年3月期间,吕友桂、吕万中、董玉新、吕友田、董玉山、高永军、高伏俊、梅树林、梅素海、高伏华、邓玉仿、潘付春、张学年、陈永明知淮安市洪泽区南三河水域系禁渔期、禁渔区,薄荷关系gl 仍分别在该水域使用多层拦网等渔具非法捕捞。所捕捞的水产品均销售给被告人严仕祥、严仕余。被告人严仕祥、严仕余明知上述吕友桂等14人所销售的水产品系犯罪所得仍予以收购,数量达4611.35公斤,经鉴定,共计价值人民币29000余元。淮安市洪泽区人民检察院对吕友桂、吕万中等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吕友桂、吕万中等人在承担刑事责任的同时需修复受损环境。案发后,被告人吕友桂、吕万中、董玉新、吕友田、董玉山、高永军、高伏俊、梅树林、梅素海、高伏华、邓玉仿、潘付春、张学年、陈永、严仕祥、严仕余均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

【裁判】 吕友桂、吕万中等14人违反保护水产资源法规,在禁渔区、禁渔期使用禁用的工具捕捞水产品,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捕捞水产品罪;被告人严仕祥、严仕余明知是犯罪所得而予以收购,其行为均已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法院予以支持。判决吕友桂、吕万中等14人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判处一至三个月拘役,并处相应罚金。判决严仕祥、严仕余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六个月有期徒刑,并处相应罚金。

民事公益诉讼部分,在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法院主持调解,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起诉人已与上述16名被告人就民事公益诉讼部分达成调解协议,16名被告人自愿赔偿因本案侵权行为产生的生态修复费用89366元及生态修复鉴定费5000元,并已履行完毕。

【评析】 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根本目的,在于保护生态环境、维护社会公共利益。本案所涉及在禁渔期非法捕捞行为,不仅侵害正常的渔业管理秩序,同时对湖区的生态环境照成了破坏。法院不仅通过刑事审判追究了非法捕捞者的刑事责任,同时通过民事公益诉讼的方式追究非法捕捞者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本案的民事公益诉北方影院预言魔咒 讼部分,被告人通过缴纳生态修复费的方式修复受损湖区环境,实现了环境资源审判促进生态环境修复的司法目的。

【基本案情】 2016年9月20日,盱眙县农业委员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确认该县某驾培中心未经县级以上林业主管部门批准,占用生态公益林地13300平方米,责令该驾培中心恢复原状,并处133000元罚款。驾培中心向盱眙县农业委员会缴纳罚款40000元,并申请暂缓缴纳剩余罚款,盱眙县农业委员会制作了林业行政处罚结案报告。驾培中心在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并未提出异议,盱眙县农业委员会在法定期限内既未催告驾培中心履行行政处罚决定所确定的义务,也未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致使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未得到全面履行。2017年9月20日,该县人民检察院向农业委员会发出检察建议书,督促农业委员会依法继续履职。农业委员会收到检察建议后,既未按检察建议进行整改落实,也未书面回复。2018年1月9日,检察院向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诉讼,要求法院确认盱眙县农业委员会未依法履行职责违法,并判令其依法继续履行职责。

【裁判】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二条、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1.确认被告盱眙县农业委员会在行政处罚决定作出后,未依法履行后续监督、管理和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法定职责的行为违法;2.责令被告盱眙县农业委员会继续履行收缴剩余罚款的法定职责;3.8l9876 责令被告盱眙县农业委员会继续履行被非法占用林地生态修复工作的监督、管理法定职责。宣判后,驾培中心不服一审判决,向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一审判决。

【点评】 司法机关具有督促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百般掩饰的意思 、严肃执法的法定职权。人民检察院发现行政机关违法行使职权或者不作为,致使国家利益或者社会公共利益受到侵害的,应当向行政机关提出检察建议,督促其履职。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职责的,人民检察院可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诉讼。人民法院支持检察机关公益诉讼请求,判决行政机关履行法定职责,保障了法律的有效实施,维护了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

【基本案情】 2018年3月15日,淮安市环保局对原告淮安利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履行淮环责改〔2017〕84号整改情况督查,发现原告厂区内部雨水管网中有水排入市政雨水管网中,被告执法人员从原告非生产区的雨水井中取水样送至淮安市环境监测中心站检测,结果显示送检水样中化学需氧量超过排放标准。几日后,被告执法人员向原告送达监测报告时,对雨、污管网设置情况,雨水污水排放走向情况进行检查,检查时天气多云,但厂区雨水井仍有水流动,发现在涂料车间西侧有一管道将厂区内的雨水管网和污水管网相连,该管道将厂区内的雨水管网和污水管网相连。3月23日,市环保局对原告排放水污染超标和私设暗管排放水污染物的行为下达了淮环责改〔2018〕9号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要求原告立即改正环境违法行为。市环保局向原告送达淮环罚告字〔2018〕9号行政处罚事先(听证)告知书,拟对原告处以罚款30万元的行政处罚,原告有要求听证的权利。淮安利安四木禽星 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不服,向法院提起诉讼。

【裁判】 被告取原告雨水管网中水样监测,监测结果显示化学需氧量(COD)为405mg/L,该项数值超标。3月27日,被告在排查的过程中确认了雨水管在未下雨时仍有水流,循环水池的阀门控制雨水管水流,支管将雨、污水管相连接的事实,并将上述事实详细记录在卷,取证过程由原告法定代表人见证签字。市环保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过程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中程序性规定,根据行政处罚过罚相当的原则,原告存在主观过错,且已造成水样超标的危害后果,被告处罚的数额亦未超过法律规定的范围,被告的处罚适当。故法院认为,被告所作的行政付于幸子 处罚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处罚适当,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淮安利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评析】 淮安利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于2007年就收到市环保局的环评批复知道要实行雨污分流,循环用水不得外排。即使雨水管网设置支管不是以排污为目的,但是该支管的设置让雨水和污水管网相连的客观事实存在,且淮安利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明知如此操作违反规定,具有主观过错。根据行政处罚过罚相当的原则,原告存在主观过错,且已造成水样超标的危害后果,被告处罚的数额亦未超过法律规定的范围,淮安市环保局的处罚适当。

【基本案情】 2017年1月25日,原告莫志芳与江苏省宝应湖农场刘圩水产养殖场签订水面租赁协议,租赁该养殖场水面40亩进行水产生产。2016年9月30日,被告倪巧云与农垦宝应湖分公司签订土地承包协议,承包土地100.38亩用于农业生产。原告与被告倪巧云承包的土地系相邻关系,仅隔一道圩埂埂,圩埂既为倪巧云承包地的田埂也是原告的鱼塘圩埂。2017年6月20日,位于原告相邻承包鱼塘的上游农田承包户被告倪巧云使用高浓度丁草胺农药进行农田化除,6月21日,被告倪巧云承包的农田下沉,将田埂下面穿出一个大缺口,形成地洞,含有高浓度的丁草胺农田污水经过缺口直接涌淌入原告所承包的鱼塘,后致原告鱼塘内部分鱼类死亡。

【裁判】 因被告的侵权行为导致的死鱼事故必然造成原告的直接损失及预期可得利益损失。对原告莫志芳主张的直接损失和预期利益损失,法院确认为人民币187242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本案中,原告莫志芳承包的涉案鱼塘与被告倪巧云的农田仅一埂之隔,且原告方亦有维护保养之义务,而原告方未尽注意义务,日常维护管理存有不足,鱼塘的圩埂不能有效地阻拦被告倪巧云农田污水流入鱼塘,致发生污染后果,原告本身具有一定的过错,法院酌定减轻本案被告20%的赔偿责任,即被告农垦宝应湖分公司应与被告倪巧云承担80%的赔偿责任,赔偿数额为149793.6元(187242元80%)。

【评析】 随着农业产业的多样化,同一片土地上可能存在传统水稻种植、渔业养殖、大棚蔬菜种植等多种产业,不同功能区的农田往往是一条田埂相隔,在从事农业生产时不应影响其他农田的正07kkk最近10天更新 常使用。就本案而言,被告倪巧云承包的农田下沉,田埂下面出现大缺口,导致农田中含有农药的废水流进原告莫志芳鱼塘中,使得鱼塘减产。被告倪巧云、农垦宝应湖分公司均需对自己的疏忽大意承晋平公浮西河 担赔偿责任,原告因欠缺对田埂维护保养也承担了20%的责任。农业现代化、多样的今天,不管是发包方,还是承包方都应对自己土地承担合理的注意义务,这样才能减少农业纠纷,促进农业生产。

【基本案情】 周俊银、杨建梅、周杨、宋娟娟、周子轩一家五楼居住在淮安市清江浦区盐河镇姚湾村周湾组16号房屋修建于2005年,为平房构造,坐北朝南。位于案涉房屋西侧的宿淮盐高速公路于2006年11月通车运营。2014年,被告江苏宿淮盐高速公路管理有限公司在案涉房屋附近路段安装了声屏障。被告安装声屏障后,原告仍觉噪声污染严重,于2015年3月委托淮安市环境监测中心站、江苏省百斯特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对涉案房屋的环境噪声进行监测,鉴定意见为:案涉房屋昼间等效声级为63.4分贝、63.0分贝,最大声级为72.2分贝、73.6分贝,夜间等效声级为60.4分贝、60.6分贝,最大声级为79.3分贝、70.3分贝;依据《声环境质量标准》(GB3096-2008)中声环境功能区环境噪声限值,案涉房屋住宅环境噪声超过4a类声环境功能区相关标准限值要求。原告与江苏宿淮盐高速公路管理有限公司协商无果后,向法院提起诉讼。

【裁判】 法院判决:1.被告江苏宿淮盐高速公路管理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二个月内采用设置声屏障或者采取其他有效的控制环境噪声污染的措施将原告周俊银、杨建梅居住的淮安市清江浦区盐河镇姚湾村周湾组16号房屋夜间室外噪声降到55分贝以下;2.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周俊银、杨建梅、周杨、宋娟娟、周子轩因噪声污染所造成的损失,共计5200元;3.赔偿原告周俊银、杨建梅、周杨、宋娟娟、周子轩精神损害抚慰金各1000元,合计5000元,并承担本案的鉴定费用。

【点评】 环境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基本条件,国家保护和改善人民的生活环境和生态环境。污染环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根据法律规定,环境污染侵权实行举证责任倒置,本案被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存在免责事由或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的,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被告作为宿淮盐高速公路的经营管理者,有责任采取措施减轻交通运输噪声对居民生活的影响,并对长年居住在案涉房屋内原告五人的损害后果承担赔偿责任。

标签:

上一篇: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向陕西省 反馈“回3k832 下一篇:最高法:截至今年6月全国共有环境资源审判机构离开你是我无悔的成全

相关阅读

推荐标签

精彩推荐